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金融业仍是病人   

2009-05-04 09:46: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负担得起对金融体系进行修复吗?答案是肯定的。我们负担不起的是不去修复。重要的是如何才能做到最好。不过,修复金融体系虽然至关重要,却还不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对金融体系现状进行了令人信服的冷静分析。IMF将资产减记估值调升至近4.4万亿美元。一方面是由于报告中包括欧洲和日本资产的减记估值(分别为1.193万亿美元和1490亿美元),以及成熟经济体银行所持新兴市场资产的减记估值(3400亿美元)。另一方面是因为源自美国的资产减记规模跃升至2.712万亿美元,去年10月为1.405万亿美元,去年4月仅为9450亿美元。

将这些考虑在内,按照2008年的水平计算,IMF估算的减记规模相当于37年的官方发展援助。而美欧资产(主要由这些地区的机构持有)的减记估值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总和的13%。

IMF还对银行需要的额外股本进行了估算。首先从截至2008年底已公布的减记总额算起,美国为5100亿美元,欧元区为1540亿美元,英国为1100亿美元。截至2008年底,美国、欧元区和英国筹集的资本规模分别为3910亿美元、2430亿美元和1100亿美元。但IMF估计,今明两年美国、欧元区和英国还将分别减记资产5500亿美元、7500亿美元和2000亿美元。据此,IMF估计,美国、欧元区和英国的净留存收益分别为3000亿美元、6000亿美元和1750亿美元。

IMF指出,2008年底,美国普通股本总额占总资产的比率——这是受到更复杂的风险调整比率伤害的投资者越来越信任的一个指标——为3.7%,但欧元区和英国分别为2.5%和2.1%。IMF断定,要将杠杆比率降至17比1(或普通股本占总资产的6%),美国、欧元区和英国分别需要5000亿美元、7250亿美元和2500亿美元的额外股本。要降到25比1,美国、欧元区和英国所需的注资规模分别为2750亿美元、3750亿美元和1250亿美元。

在当前的严峻形势下,从市场筹得这些资金的可能性为零。部分原因是这些资金可能仍然太少。毕竟,仅仅过了一年,IMF对美国资产潜在减记规模的估值就增长了近3倍。如果金额再次调高也不足为奇。

然而所需的资金还不止这些。通过贷款安排、资产购买计划和提供担保,各国政府迄今已经为银行提供了多达8.9万亿美元的资金。但这还不到它们融资需求的三分之一。IMF估计,假设存款与名义GDP同步增长,到2011年末,银行的“再融资缺口”——滚动的短期批发融资加上即将到期的长期贷款——将从2008年末的20.7万亿美元扩大至25.6万亿美元,相当于略高于银行总资产的60%(见图表)。这像是一张让资产负债表大幅缩水的处方。而且,就算是这样,也还是忽视了所谓的“影子银行体系”发放的证券化贷款的消失,而这在美国尤为重要。

IMF还对纾困计划的最终财政成本做了最新估算(见图表)。成本最高的是美国和英国,分别占GDP的13%和9%。其它国家的成本远低于此。幸亏这些金额还负担得起。事实上,相比于经济衰退对公共债务的影响,这些成本看起来完全可以应付。诚然,最终成本可能高出估值。但压倒一切的可能性依然是,深度衰退的财政成本远高于金融纾困成本。因为觉得代价过于昂贵而拒绝救援金融体系,是典型的“贪小便宜吃大亏”。

拒绝纾困银行的一个更好理由,是它对激励的可怕影响。那么另一种选择必然是破产。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杰里米?布洛(Jeremy Bulow)和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保罗?克伦佩雷尔(Jeremy Bulow)提出了一种能使银行妥善破产的方案。每家机构有价值银行职能都将剥离出来,放入新的“过渡”银行,把债务(除存款外)留给旧银行。旧银行的债权人将获得新银行的股本。政府可以为部分债权人“补足”差价,而无需像现在这样全额补偿所有债权人。

受人尊敬的观点认为,对于具有系统重要性机构的债权人,最好全额纾困,理由是只有这样做才能防止恐慌加剧。反对这种观点并非出于对财政成本的考量,而是因为之后会诞生少数庞大、复杂且“大得不能倒”(too-big-to-fail)的机构。这些机构的债权人自然会认为,他们是在借钱给政府。这将导致未来发生更严重的灾难。

然而强迫债权人承受巨额亏损确实有风险。是节各地的银行可能不得不同时这么做,这样一来,在有明确证据表明幸存下来的银行财务状况良好之前,没有人会愿意在没有担保的情况下向它们贷款。

比在残酷的选项中进行选择更为糟糕的是,无论选择哪个选项,复苏的进程都可能是缓慢的。正如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在一个重要章节里所指出的,金融危机之后出现的经济衰退异常严重。全球同步的经济衰退亦是如此。但我们目前就在经历着一场全球同步的经济衰退,同时伴随着发源于世界经济核心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巨大金融危机。这会导致长期衰退和复苏无力。无论已经对金融体系采取了何种措施,“去杠杆化”仍是当务之急(见图表)。英国在这方面的处境看上去非常危急。但即便是与日本上世纪90年代的情形相比,美国看起来也很糟糕。

无论结果是好是坏,各国政府都已决定用纳税人的资金纾困金融体系。至少从IMF的数据来看,几乎所有受影响的国家应该都能够负担得起。那么现在,在做出了防止破产的根本性决定后,它们必须尽一切努力,在最短时间内使金融体系回到健康状态。

即便如此,这也只是让经济恢复健康元气的必要而非充分条件。债务过剩使“去杠杆化”成为必然,但它几乎尚未开始。那些希望迅速回到两年前他们所认为的正常状态的人是在自欺。

译者/何黎

原文地址:http://www.ftchinese.com/story.php?storyid=001026183

 

  评论这张
 
阅读(747)|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