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G20落幕 G2登场?   

2009-04-09 10:45: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的20国集团(G20)伦敦峰会是否让全球经济步入了可持续复苏的轨道?答案是“没有”。这种会议不能解决各国在哪里出了错、如何纠正错误等问题上的根本分歧。因此,正如我上周提出的那样,世界正走向不可持续的复苏。不可持续的复苏好过没有复苏,但还不够好。

G20的两大成就

这次峰会取得了两项成就:一个宏观,一个具体。

首先,正如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所说,“谈总比打好”。鉴于目前席卷全球的强烈愤怒与恐慌情绪,讨论本身肯定是有益的。

其次,G20决定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资金增加两倍,至7500亿美元,并同意增拨2500亿美元特别提款权(SDR)。特别提款权是IMF的储备资产。如果这些决定得以执行,应该能够帮助遭受最沉重打击的新兴经济体度过危机。同时它们还标志着重返一项重大辩论:有关国际货币体系的运转。

在这一点上,相信无数读者的目光会开始跳过。大多数人更容易相信,危机爆发纯粹是由于美国、英国和其它几个国家对金融体系的监管放松和监管不当。然而,鉴于世界宏观经济失衡如此严重,很难看出仅仅提高监管标准就能拯救世界。

这不仅是一个历史兴趣的问题。它还牵涉到经济复苏的可持续能力。如今,结构性经常账户赤字国家的财政赤字,通常要比经常账户盈余国家的财政赤字大很多。这是因为前者出台的刺激,有很大一部分可被后者“进口”。经合组织(OECD)预计,美国公共债务将激增,3年期间的增量将接近GDP的40%。因此,引发下一场危机的导火线很可能是,市场认为,结构性经常账户赤字国家(特别是美国)的财政债务过高。如果是这样,国际经济体制可能面临紧急关头。

中国对G20的贡献

耐人寻味的是,这些大问题是由中国提出的。这无疑是出于自身利益。中国很担心其外汇储备的价值,其中大部分是以美元计价的资产;中国希望摆脱外界就这场危机对它的指责;中国希望尽可能保留其发展模式;而且,我猜中国还试图对抗美国在人民币汇率上施加的压力。

中国总理温家宝表明了中国政府对其巨额外汇储备价值的忧虑。近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几乎相当于2008年中国GDP总值的一半。想象一下,如果美国政府将约7万亿美元(相当于同等比例的美国GDP)投资于并不那么友好的国家的债务,美国人民会怎么说。中国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个错误——可惜太晚了。

与此同时,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就全球金融体系、全球经济失衡和改革国际货币体系发表了一系列令人瞩目的演讲和论文。这些演讲和文章既表明了中国的观点,也为全球辩论做出了贡献。人们或许并不同意他的所有观点。但他明确表述自身看法,这本身就意义重大。

周小川行长认为,中国和东亚其它国家的高储蓄率,反映了民族传统、文化因素、家庭结构、人口结构和经济发展阶段。他进一步补充道:“似乎不能仅靠调整汇率来调整储蓄率”。另外,他还强调,“东亚国家的高储蓄率和外汇储备,是对掠夺性投机的被动防范”,特别是1997至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投机行为。

周小川行长坚称,这一切都无法迅速改变:“尽管美国高消费-低储蓄的经济增长模式难以持续,但当下并非美国提升储蓄率的最佳时机”。换言之,美国应该节俭,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同时,周小川行长补充道,中国政府推出了全球规模最大的刺激方案之一。

除此之外,外汇储备的巨幅增长(从1999年1月到2008年7月最高峰期间,增长了5.4万亿美元)反映出新兴经济体对安全感的需求。但由于美元是世界的主要储备资产,全世界都依赖于美国的货币政策余波。也正因如此,美国倾向于保持经常账户赤字。结果是,在固定汇率的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酝酿期讨论过的一种弱点再度浮现,这种弱点就是关键货币发行过量。布雷顿森林体系在上世纪70年代初崩溃。周小川认为,长期答案是创造一种“超主权储备货币”。

G2谈什么

反驳周小川的许多论点是很容易的。中国总储蓄的不寻常增长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不断增长的企业利润。政府无疑可对其征税,随后将这些巨额企业储蓄的一部分用于开支。中国政府还可以增加借款:IMF预测,中国今年的财政赤字将占GDP的3.6%,这一比例仍相当有限。同样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像中国这样的国家,竟然会将GDP的一半储蓄起来,或者经常账户盈余会接近GDP的10%。

同样,尽管国际货币体系的确存在缺陷,但这并非全球外汇储备大量累积的唯一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对出口拉动型增长的过度依赖。不过,周小川行长正确地提出,应对危机的一个长期解决办法是建立一套储备创建体系,使新兴经济体能够安全地承受经常账户赤字。发行SDR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条途径,同时还不会改变全球体系的根本特征。

中国正设法与美国对话。这本身就是极其重要的。无论其动机是多么出于私利,这都是对全球改革进行严肃讨论的一个必要条件。但中国还必须明确一个基本要点:世界无法安全地吸收中国在现有发展道路上可能产生的那种经常账户盈余。像中国这样的大国,无法指望将如此庞大的经常账户盈余作为一个需求来源。相对于潜在产出增长,国内支出还必须大幅及可持续地上升。事情就这么简单,也这么困难。

译者/何黎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php?storyid=001025730

  评论这张
 
阅读(67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