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要不要把银行国有化?  

2009-03-10 13:5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共和党参议员林塞?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前任美联储(Fed)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以及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第二任财政部长詹姆斯?贝克(James Baker)表示支持。现任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以及自由派民主党控制的美国政府表示反对。是什么使他们产生了分歧?答案是“国有化”。

1978年,美国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的通胀事务顾问阿尔弗雷德?卡恩(Alfred Kahn)使用了“萧条”这个词。总统对此大为光火,于是卡恩开始用“香蕉”一词代替。不过卡恩预言的萧条还是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很可能发生在“国有化”身上。事实上,国有化已经发生了:不然你要如何描述联邦政府针对房利美(Fannie Mae)、房地美(Freddie Mac)、美国国际集团(AIG)以及越来越多地对花旗集团(Citigroup)采取的行动呢?难道国有化不是已经成为巨大的金融香蕉了吗?

争论大多是语义层面的。但其中暗藏着至少两大问题。谁来承担损失?什么是银行重组的最佳方式?

最大的弊端有两个。第一,将损失社会化会降低超大型银行的融资成本,从而有选择性地补贴其资产负债表。这反过来又会加剧“过于庞大而不能倒闭”的问题。第二,这种做法留给了股东上行的选择,而在当前的市值下,几乎没有任何下行风险。这将鼓励“孤注一掷”的行为。因此将损失社会化提高了控制管理层的必要性。美国四大商业银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花旗集团、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和富国银行(Wells Fargo)——的资产占美国商业银行总资产的64%(见图表)。如果这些企业的债权人不可以蒙受巨额亏损,那就称不上市场经济。

要不要把银行国有化? - 马丁-沃尔夫 -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局部社会化的好处是,它能消除债权人再次恐慌或恐慌情绪蔓延至银行债券投资人(如保险公司和养老基金)的风险。由于银行债券占美国投资级别公司债的四分之一,恐慌的风险真实存在。在雷曼倒下之后的混乱时期,人们似乎认定,除了无序破产之外别无选择。这让人不寒而栗。

第二大问题是如何重组银行。有一点很清楚:一旦我们决定拯救债权人,资本重组就无法以破产中通常采用的债转股形式进行。

如此一来就只剩下政府资金或私人资金可以利用。在实践中,这两种选择在美国都至少受到部分阻碍。阻碍前者的是政治怒火;阻碍后者的是一系列范围广泛的不确定性:不良资产的价值、股东未来的待遇以及经济可能的发展路径。这使得贝克3月2日在英国《金融时报》所发表文章中谴责的“僵尸银行”成为可能的后果。哎呀,这种资本不足的僵尸银行还很难核销亏损或是扩大放贷规模。

美国财政部的对策是“压力测试”。全部19家资产超过1000亿美元的银行都将参加测试。财政部要求它们估算在两种情况下可能出现的亏损。其中比较糟糕的一种情况相当乐观地假定,2009年第二和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最大同比跌幅为4%(见图表)。监管机构将决定是否需要注入额外资金。需要更多资金的机构将向财政部发行足够数量的可转换优先证券,同时有不超过6个月的时间来募集私人资金。如果机构破产,可转换证券将“根据需要”转换为股权。

要不要把银行国有化? - 马丁-沃尔夫 -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这就是实践中的损失社会化——它将确保债权人得到公共资金的保护。这最终可能会让政府得到一些机构的控股股份:比如花旗集团。但吹毛求疵的人表示,这不是国有化。

那么,与直接全面接管金融机构相比,这种手段的利弊又是什么呢?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e)的道格拉斯?艾略特(Douglas Elliott)在一篇颇有意思的论文中分析了这个问题*。他指出,答案的一部分是,目前还不清楚银行是否资不抵债。如果纽约斯特恩商学院(Stern School)的鲁里埃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是正确的(迄今为止他一直是正确的),银行就已经资不抵债。如果鲁比尼错了,它们就没有资不抵债。因此,鲁比尼建议,最好再等上6个月。在他看来,到那个时候,区分资不抵债和有偿付能力金融机构的困难就会消失了:所有机构看上去都将是严重资本不足。

在那种情况下,“国有化”的概念应该被视作“重组”的同义词。很少有人认为,银行最好是由政府无限期管理下去(虽然近来银行的表现让人对此略有迟疑)。那么,国有化的优势就是,它可以使资产和负债重组为“好银行”和“坏银行”。而其最大的劣势是组织接管、然后重组如此复杂的机构所固有的劣势。

如果我们做不到迫使债权人承担亏损,政府完全可以长期拥有大型银行,直至有能力让它们重归市场。去年之前,美国最大规模的银行重组是在1984年接管伊利诺伊大陆银行(Continental Illinois)。当时该行是美国第七大银行,而重组花了10年时间才完成。那么重组并出售拥有庞大全球业务的花旗集团要花费多长时间呢?在此过程中,会对该行的业务及运营造成怎样的损害呢?

我们痛苦地认识到,世界上的超大型银行结构过于复杂难以管理、规模过于庞大不能破产、重组过于艰难。没有人会愿意从这里开始。但是,正如股票市场中的忧虑情绪所显示的,银行必须以一种有序和系统性的方式得到修整。压力测试的难度应该高于目前的计划。随后必须进行资本重组。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管它叫香蕉。但银行必须开始自行重组。

*《银行国有化:这是什么?我们该不该这么做?》(Bank Nationalization: What Is It? Should We Do It?) www.brokings.edu

译者/管婧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