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哥本哈根峰会能否成功?  

2009-12-07 09:2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将无法达成目标。这要紧吗?既要紧也不要紧:说要紧,是因为采取行动的理由极其充分;说不要紧,是因为可能达成的协议将不足以解决问题。应对气候变化将是一项艰巨的工作。我们必须有效且高效地达成目标。可能出现的进一步拖延,就应该用于实现这一目标。

我认为有必要采取果断行动的观点引起了争议。怀疑论者提出了两点反驳意见:首先,作为气候变化依据的科学存在高度不确定性;其次,成本大于收益。

但仅仅争辩科学具有不确定性是不够的。鉴于存在的风险,在听信怀疑论者之前,我们必须确信科学是错误的。等到我们发现它没有错,再要采取有效行动,可能就为时已晚了。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无法重复进行实验。

值得庆幸的是,证据表明,行动的成本应该不至于令人望而却步。世界银行(World Bank)最新发布的《世界发展报告》(World Development Report)提出,实施更严格排放限制的成本不会很高。就收益方面,我想强调避免气候灾难危险的重要性。我们没有权利冒这样的风险。

不过,怀疑论者发挥着宝贵作用。他们提醒我们要不断监测气候的实际变化。他们还告诉我们,行动是要付出成本的,而有些成本——令数十亿人陷入贫困——是无法容忍的。值得庆幸的是,正如世行所指出的那样,贫困人群的排放量很小。只要把美国的大批运动型多功能车(SUV)替换为符合欧盟燃油经济性标准的轿车,所实现的减排量就足以覆盖为迄今用不上电的16亿人供电所需的排放量。

虽然有理由采取行动,成本可能也不是高得吓人,但它仍将是一项艰巨挑战。正如国际能源机构(IEA)在其《世界能源展望》(World Energy Outlook)中所指出的那样,我们必须对增长进行“去碳化”,把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当量浓度控制在450ppm(百万分之450)以下——人们认为,这一浓度对应着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大约2摄氏度。我们必须竭尽所能来实现这一目标(见表格),包括降低需求,开发可再生能源,投资核能,发展碳捕捉和储存技术,从用煤转向用气,保护森林。

我们做得怎样?一句话,糟透了。尽管这方面的讨论不绝于耳,但不仅是存量,连排放流量也在不断上升。虽然本次衰退有所帮助,但我们不能——显然也不应该——依赖于经济浩劫。正如IEA指出的那样,与能源有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已自1990年的209亿吨上升至2007年的288亿吨。IEA在其“参考情景”中预测,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在2020年达到345亿吨,在2030年达到402亿吨——期间平均每年增长1.5%。至关重要的是,“到2030年前,能源相关排放的预计增量将全部来自”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其中55%的增量来自中国,18%来自印度。

之所以要尽快改变这些趋势,是因为如果不这么做,抑制气温大幅升高的成本将变得极其高昂,甚至无法承受。IEA指出,如果以把温室气体浓度控制在450ppm以下为目标,那么每推迟一年向所需的轨迹靠拢,就会使全球10.5万亿美元的估计成本再增加5000亿美元。这些成本源于发电所需资本资产的超长寿命,以及甚至更长的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寿命。

另一种情形截然不同:2030年,与能源有关的排放量将仅为264亿吨,而非402亿吨——差距非常悬殊。欧洲气候基金会(European Climate Foundation)的一份简报显示,各国在哥本哈根会议前所作的承诺不足以填补这一差距。即使按照最乐观的看法,要把二氧化碳当量浓度控制在450ppm以下,目前各项提议距离2020年所需的减排量还差三分之一左右。

因此,哥本哈根将仅仅是个开始。鉴于美国政府不能做出有约束力的承诺,而发展中国家不愿做出此类承诺,它或许连个开始都谈不上。不过,哥本哈根似乎标志着序幕已经拉开。人们已经达成共识:世界应当采取行动。同样达成共识的是,尽管口头表态不绝于耳,但迄今取得的实际进展寥寥。采取行动的时机就是眼下——如果不是在哥本哈根会议上,那就是在会后不久。

遗憾的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将达成正确的共识。我们采取的政策必须尽可能有效且高效。这意味着什么?我想强调三条标准。

首先,我们需要适用于相应规划阶段的碳价格。这一价格不能永远保持不变,而是应该随着情况的改变而调整,但其稳定性必须远高于欧盟的许可证交易市场(见表格)。正因为此,在我看来,征税似乎比“限量及交易”更具吸引力。

其次,减排的发生地应与成本支付方相分离。我们需要在最能产生成效的地方实施减排。这就是为什么要把发展中国家纳入其中的原因所在。但减排成本应由富国承担。这不仅是因为它们有能力承担,也是因为它们产出了过去的大部分排放量。

最后,我们需要在所有相关技术领域开发和应用创新成果。欧洲智库Bruegel的一份报告极具说服力地提出,仅仅提高碳排放价格,会巩固成熟技术的地位。我们还需对创新进行大规模补贴。

应对气候变化的风险,是人类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复杂的集体挑战。要想取得成功,需要由多个国家,代表尚未出生人的利益,在不采取行动的成本势必难以确定的情况下,为应对一个遥远的威胁而采取成本高昂且协调一致的行动。不过,我们已经取得了一定进展:对于这一威胁的性质以及我们所需采取的应对政策,目前已经存在广泛共识。我们可能无法在哥本哈根达成协议,但做出决定的时刻已经到来。我们要么尽快行动,要么等着最终揭开怀疑论者正确与否的谜底。如果我们没能采取行动——这似乎很有可能——那么我希望他们是正确的,但我对此深感怀疑。

*“评估与反思”(Taking stock),2009年11月17日,www.project-catalyst.info

**“绿色增长离不开创新”(No green growth without innovation),www.bruegel.org

译者/章晴

  评论这张
 
阅读(281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