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奥巴马金融计划为何会失败  

2009-02-16 14:01: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作为总统是否已经失败?在正常时期,这会是个可笑的问题。但目前是非常时期,是面临巨大危险的时期。现在,美国新政府可以声明对继承的政策“遗产”不负责任;但在不远的将来,它将必须负责。现在,它可以提供解决方案;将来,它自己将变成问题。现在,它掌控着时局;将来,它将被时局掌控。如今,做得太少远比做得太多更危险。如果奥巴马未能果断行动,他将遭受翻船的危险,就像其前任一样。若又一位美国总统失败,无法想象美国乃至世界将要付出的代价。

  专注和坚决那么奥巴马需要做些什么?答案是:专注和坚决。如果他不能解决这场危机,那么他任内的所有期望都将落空。而如果他做到了,他就可以重塑议程。凡事都往好处想很愚蠢。他应做最坏的打算,并采取相应行动。

  不过,不论是先前的经济刺激方案,还是美国财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2月10日宣布的修复银行业体系的新计划,人们从中看到的是,政府总在把事情往最好的方向想。上周,我已就前者撰文发表评论。在此我仅补充一点:一位深得人心的新总统,面对80年一遇的经济危机,竟然允许国会去敲定刺激方案的最终版本,这是极不寻常的。

  银行业修复计划似乎是过去一年半失败的政府干预的又一个产物:乐观且优柔寡断。如果这个“第二代问题资产救助计划(Tarp)”失败,奥巴马将会丧失可信度。目前是采取看上去万无一失能够解决问题的行动的时候;然而,这份计划看上去并不是。

  关于金融体系的症结所在,自始自终有两种截然对立的观点。第一种认为,这从根本上讲是一种恐慌。第二种认为,这是是否资不抵债的问题。

  根据第一种观点,一批特定“问题资产”的价格已被压至其长期价格以下,有时已没有出售的可能性。许多人认为,解决办法是让政府活跃市场,购买资产或为银行损失承保。这正是Tarp初始计划和前任财政部长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2007年提议的“超级结构性投资工具”(super-SIV)的思路。

  根据第二种观点,相当一部分金融机构都丧失了偿付能力:依照可信的假设,它们的资产价值低于负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目前,仅源自美国的信贷资产潜在损失就高达2.2万亿美元,而就在去年10月份这个数字还只有1.4万亿美元。这与高盛(Goldman Sachs)最新的估计几乎完全一致。RGE Monitor主席、纽约大学(NYU)斯特恩商学院(Stern School)教授鲁里埃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近期对英国《金融时报》发表评论时估计,源自美国的资产损失最高可达3.6万亿美元。对美国而言幸运的是,其中半数损失将落至海外。不过,世界其它地区将进行回击:随着全球经济从内部塌垮,主权债务、住房贷款和企业债务方面的巨额海外损失,无疑将最终落到美国机构头上,产生可怕的后果。

  资不抵债才是问题就个人而言,我毫不怀疑第二种观点的正确性,而且随着全球经济日益恶化,它将更加明显。但这并非问题的本质。本质在于,面对这种不确定性,依据最乐观的期望来制定政策是否合适。答案很清楚:理性的政策制定者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如果这被证明过于悲观,他们最多只会拥有资本过于充足的金融体系。而如果这被证明过于乐观,那么他们将会有僵尸银行和一个丧失信用的政府。这无疑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

  只有当首要问题是缺乏流动性的时候,新的计划才似乎有意义。提供担保,购入一部分问题资产,同时将新注资规模限制在Tarp计划剩下的不足3500亿美元资金里——这无法解决许多了解情况的观察员眼中资不抵债的问题。实际上,通过购买或担保问题资产来救助资金不足的金融机构,注定是一种不起作用、效率低下且不公平的手段:不起作用是由于政府必须以过高的价格购买大量可疑资产,或者提供过于慷慨的担保,才能使丧失偿付能力的银行重获偿付能力;效率低下是由于巨额注资或债转股才是对银行资本重组的更好方法;而不公平是由于巨额补贴将落入破产机构和不良资产的私人买家之手。

  这种怯懦令人沮丧那么,政府为何在犯这种看似愚蠢的错误?原因可能是它凡事都往最好处想。但它似乎也向自己提出了错误的命题。政府没有问,要对一种解决办法有把握,自己应该做些什么。相反,它问自己,在三项人为确立的、自我施加的限制条件下(不许国有化;不许债券持有人遭受损失;国会不许追加投资),自己能做到的最好是什么。但面对严重的危机,新政府为何不设法改变一下辩论的框架呢?这种怯懦令人沮丧。通过对受救助机构施加挑剔的条件,来设法弥补这一错误,只可能加剧而非减轻错误。

  假设问题在于丧失偿付能力,且美国商业银行谨慎估计的市值(约4000亿美元)得自政府支持。另外,假设目前不可能筹得大量私人资本。那么,必须从上述两种方法中选择一种进行资本重组。二者都有缺点:政府资本重组是为债权人纾困,涉及暂时的政府管治;债转股将损害债券市场、保险公司和养老基金。但必须从中做出选择。

  如果盖特纳或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席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像针对外国一样为美国提出建议,他们会无情地指出这一点。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上周六在马来西亚非常温和地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立即宰杀僵尸银行正确的建议与上世纪90年代美国向日本和其它国家提出的一样:承认现实,重组银行,而最重要的是立即宰杀僵尸机构。至于正确解决方式究竟是创建新的“好银行”,让过去的坏银行消亡,就像我的同事威廉姆?比特(Willem Buiter)所建议的那样,还是创建新的“坏银行”,让被清理过的老银行得以幸存,是一个重要但非首要的问题。我也倾向于前者,因为老银行的文化似乎毒性太强。

  由于问了错误的问题,奥巴马正投入一场豪赌。他本来应当下决心清理银行业中这些龌龊之处。他必须反思,如果还不算太晚的话。

  译者/陈云飞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