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拯救全球经济还得靠美国  

2009-02-16 14:0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个超级大国理应受到指责。这一点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年会上体现得尤为明显——我们所质疑的这个超级大国几乎得不到充分的代表——至少从出席官员的层面上讲是如此。不过,老实说,美国的批评者们——以中国总理温家宝和俄罗斯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为首——也不过是简单地指责美国行事不力和渎职。

  不过,尽管将当前的全球经济灾难归咎于美国可能较为简单,但全世界还是指望着美国提供解决方案。

  达沃斯论坛上整个的气氛,是一种濒临绝望的低落。人们有理由情绪低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解释得很清楚。目前,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将降至仅0.5%,为二战以来最低水平。预计高收入国家产出将下降2%,为1945年以来的首次年度萎缩。由于消费者认定,眼下不需要购买新车或其它好东西,工业产量和商品出口额正一落千丈。

  考虑到各项指标恶化的速度,实际情况甚至可能比上述预测还要糟糕得多。全球不确定性的下行螺旋,以及在借贷和支出方面的谨慎与收缩可能将继续下去。或者,采取政策行动或许能扭转整个局势。但行动必须果断,对于奥巴马(Obama)政府尤其如此——太多事情都有赖于它。现在,奥巴马政府拥有一个扭转下行螺旋的绝佳机会。错过了,它就会成为问题的一部分。迄今为止的迹象令人沮丧。奥巴马政府应该比现在大胆得多才对。

  并非所有的新闻都那么糟糕。预期官方利率与银行同业拆息之间的息差已大幅缩减;美国国债与风险资产之间的收益率差别也有所收窄,尽管它们仍维持在较高的水平。油价下降是收入从储蓄者转向消费者一种的大规模转移。鉴于目前的需求和产出骤降是以往混乱局面的滞后结果,下面可能还会有更好的消息。

  唉!我们必须控制这种乐观情绪。正如IMF最新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所言:“日益恶化的信贷条件……将我们对源自美国的信贷资产的潜在损失评估……从2008年10月份报告中预期的1.4万亿美元提升至2.2万亿美元。”随着经济衰退加剧,亏损也正蔓延到许多其它资产类别和经济体。

  大多数经济体中,私人信贷增长都在不断下降。贸易融资所受影响尤其严重,带来了可怕的后果。流向新兴经济体的私人资金流动正大幅萎缩: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预计,2009年私人资金净流动将仅为1650亿美元,远低于2008年的4660亿美元。中欧及东欧地区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

  保护主义压力正急速上升,不仅是在金融领域,还包括贸易领域。就前者而言,英国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以“首席伪君子”的形象现身达沃斯论坛,哀叹英国政府一直推行的金融保护主义在不断抬头。而至于后者,没什么能比美国经济刺激计划草案中“购买美国货”(Buy America)条款更荒唐的了。这是在主动请人报复。对于一个必须要通过出口来摆脱经济衰退的国家而言,这是一种疯狂的做法。对于一个两代人以来都将开放的全球经济作为其外交政策基石的国家,这是一种肆意破坏。难道这就是我们必须相信的改变吗?

  与一些圈子(尤其是美国)中的观点相反,萧条既对我们无益,也并非不可避免。这需要果断的全球协同行动。这必须以美国为首:它仍然是超级大国;当前的经济体系是由美国推动的;且本轮危机也与其政策制定者及私人机构所犯错误有很大的关系——即便其它地区的错误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那么,我们该遵循哪些原则呢?我的建议如下:

  首先,尽全力扭转目前低迷的需求,而不是重建全球架构。

  其次,动用压倒性的力量。如今该是采取“震慑与威吓”手段制定经济政策的时候了。

  第三,让未来规范化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可信。

  第四,协同采取行动。即使是美国也无法凭借一己之力解决问题。

  第五,避免保护主义。

  第六,增强全球性机构帮助弱者的能力。

  那么,依据这些标准,我们目前做得如何呢?顶多这么说——“强于上世纪30年代”。世界迫切需要奥巴马更有力地控制本国局势,同时领导其它国家。奥巴马目前出台的计划使他有机会实现前一个目标。而即将于4月份在伦敦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则是他实现后一个目标的机会。

  不幸的是,美国目前传出的消息令人极其失望。它未能拿出压倒性的财政刺激方案,相反,将要出台的方案规模太小、过于浪费、重点过于模糊。它未能采取果断行动,对银行进行资本重组,这必然意味着公众暂时接管丧失偿还能力的银行,美国可能正打算重新施行不道德且无效的政策:为那些目前持有“问题资产”的银行纾困。它也未能承担起全球领袖的职责,反而诉诸于保护主义和“推卸责任”。

  这条路会带来灾难。我不指望能从世界其它地区得到任何启发:欧洲央行(ECB)正听任欧元区跌入严重的经济衰退;日本经济正在崩溃;中国至少出台了一项巨额刺激方案,但对于必需的结构性改革,缺乏一套可靠的计划;而其它大多数新兴国家只能设法在风雨飘摇之际保命。它们在本世纪积累下来的外汇储备将有所助益。但IMF可以获得的资源——即便如其所愿那样翻番——也远不足以给予大多数新兴经济体所需的自信,来冒险增加它们的支出。

  未来几个月的决策将重塑一代人的世界。如果我们能安然度过这场危机,经济也没有崩溃,那么我们将有时间和机会,来构建一种更好、也更稳定的全球秩序。如果我们未能如愿,那么数十年内可能都不会再有这种机会。

  我们正生活在历史的峰口浪尖。首要任务是通过压倒性的协同行动,逆转绝望情绪的下行螺旋。只有美国现在承担起我们所需要的领导责任,这一切才可能实现。奥巴马甚至会发现——正如他的诸多前任所发现的那样——领导世界比讨好故意作对的国会更为简单,回报也更大。这或许不是他原本期待的挑战,但正是他目前所面对的。历史将根据他是否敢于获取成功,来评价他的功绩。

  译者/何黎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