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英国政治家不应回避的重大问题  

2009-12-24 11:1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 马丁 沃尔夫

英国比自己所想的更加贫穷。这是关于此次危机的最重要事实。围绕损失分配展开的斗争将是残酷的。关于此次危机的第二重要的事实将令情况尤为如此:它对公共财政产生了巨大影响。赤字达到了和平时期无可比拟的水平。

令人高兴的是,大选看来会为辩论提供一个绝佳的机会。它难道不是英国应该进行的辩论吗?是的。英国会进行这种辩论吗?不会。如果布朗连任,英国政府将会怎么做?即使在先期预算报告公布后,这个问题仍然没有答案,就像丘吉尔(Churchill)描述斯大林(Stalin)时期的俄罗斯那样:“一个谜中谜,奥秘不可解”。

按照财政部当前的预测,英国经济活动将在2012年恢复到2008年时的水平。4年的预期增长将会消失殆尽。在上周公布的先期预算报告里,财政部预计明年的增长率为1.25%,2011年和2012年增长3.5%,随后在2013年和2014年增长3.25%。假设2015年以后的增长率保持在 3.25%,那么要到2031年,经济规模才能与1998年至2007年的趋势延续下来的水平相当。累计产值损失将达到200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 的160%。如果2014年以后,英国经济保持2008年前的趋势增长率,那么到2030年,GDP损失将几乎是2007年的3倍(见图表)。很有可能还会出现更糟糕的情况。

这些产出损失对公共财政产生了严重影响。实际上,英国财政状况的恶化比七国集团(G7)的其它成员国严重得多。

最接近的解释是政府收入锐减。从2008年预算报告到2009年先期预算报告期间,对本财年支出总额的预期仅上升了4.4%。虽然名义GDP预期确实下降了9.1%,但收入预期大幅下降了18.1%。

然而英国的衰退并不比其它高收入国家更严重。正如英国财政大臣阿利斯泰尔?达林(Alistair Darling)在发布先期预算报告时指出的那样,截至2009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在此次衰退中的累积萎缩幅度3.2%,德国是5.6%,意大利是 5.9%,日本是7.7%,而英国只有4.75%。按照“大萧条”的标准衡量,产出并未大幅下降,但它却对收入产生了异常巨大的影响。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英国金融部门在支持消费者支出、房地产交易和企业利润方面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多达四分之一的企业税收来自金融部门。与截至2008年10月的12个月相比,在截至2009年10月的12个月,企业税收下降了26%,同期增值税收入下降了17%。除了此次衰退的普遍影响以外,这在很大程度上是英国经济容易受到信贷中断和金融企业利润骤降影响的结果。

这对英国的未来意味着什么?考虑该问题的一个好方法是,英国不仅经历了金融危机,对产出和公共财政造成了严重影响,而且该国还是一个“单一作物”经济体——金融业就是它唯一的“作物”。

严重依赖大宗商品(市场波动剧烈)产出和出口的国家都熟悉这些商品可能形成的周期了。在繁荣时期,出口收入和政府收入呈现增长趋势,实际汇率上升,贸易品和服务的边际生产者受到挤压——这种情况有时被称为“荷兰病”,意指荷兰发现天然气对其经济的影响。在这些繁荣时期,政府和私人部门通常都会大举借贷。然后萧条来了,出口和政府收入锐减,财政赤字爆炸式增长,汇率下跌,通胀飙升和政府违约现象相当常见。

人们在宏观经济领域可能犯下最严重错误是将周期与趋势相混淆。在单一作物经济体,这种风险尤其严重,因为周期可能会相当漫长。回首往事,这正是英国所犯的错误。因此英国财政部认定,英国在本次危机期间潜在产出骤降5%。伦敦财政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所长罗伯特?触(Robert Chote)认为,这种说法是无稽之谈。财政部过去认为的可持续产出,实际上是英国单一作物金融部门的泡沫直接或间接向经济和公共财政蔓延的结果。

如果这种观点是正确的,那么它有三个令人痛苦的含意:首先,分寸适当的财政政策比戈登?布朗(Gordon Brown)任财政大臣期间所以为的要宽松得多。其次,英国可能不仅会遭遇产出的永久下降,而且还有经济趋势增长率的永久下降。第三,财政严重紧缩是不可避免的。

英国政府设想,在两届议会任期期间,结构性财政紧缩将占GDP的5.4%——多数没有明确说明(见图表)。目前政府预计,其中三分之一将通过增税实现,三分之二通过削减支出。为了让这种预期具有可信度,政府设想了一个财政整合计划——将以某种让人无法理解的方式具有法律约束力。一位违约的财政大臣将会被关进伦敦塔吗?但该计划的问题不仅是它们几乎毫不可信,而且鉴于出现更多负面冲击的可能性,设想的紧缩规模可能过小,而且最终的公共部门净债务水平(约为GDP的60%)太高,难以令人放松。即便如此,支出削减的规模也高于战后时期的类似情形。

达林在公布整体数据的同时,却没有揭示它们的全部含义以及英国面临的选择的性质。这是英国必须进行的辩论。它必须从如下认识开始:英国比自己所想的更为贫穷。因此应该如何分配这些亏损,才能尽可能减少当前对容易受伤的民众的伤害,以及对英国长期经济前景的伤害?这些问题是英国政界的重大问题。严肃的政治家不应回避它们。

译者/君悦

更多FT深度经济分析文章:
全球失衡与中国经济增长模式


社评:中国应为全球经济再平衡做贡献


中国走向海洋化


中国银行业“差钱”是好事



体验FT商学院在线免费课程 系统学习和了解金融和管理知识的平台,每一堂“训练”都用10分钟的时间为您阐明一个关键的商业知识

成为FT中文网会员  享受无限制阅读FT独家精彩新闻报道,浏览上万存档精华
                               免费订阅《周五文摘》以及《今日焦点》
                              尽情享有各种FT中文网会员专属服务与专属活动




  评论这张
 
阅读(310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