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别急着收紧财政政策  

2009-12-02 10:5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融危机对公共财政状况具有破坏性影响。危机爆发前财政超支最严重的国家,所受冲击也最为深重。对于七国集团(G7)的成员国而言,这指的是受到泡沫影响的美国和英国。两国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是:何时开始收紧,以及收紧到何种程度。财政紧缩必须是实质性的,但过早行动可能会是毁灭性的错误。

马里兰大学的卡门?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哈佛大学的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在其关于金融危机历史的著作中指出,在遭受危机冲击的国家,“债务实际存量几乎翻了一番”。*美国和英国也将如此。其中只有少部分是由为金融部门纾困、或刺激计划造成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指出,2007年至2010年间,英国财政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将上升10.6个百分点,但与自行酌定的危机相关措施毫无干系。**在美国,这一比例将上升6.5个百分点,其中1.8个百分点要归因于此类措施。大多数变化是结构性的:GDP和财政收入水平将不会回到以前的道路上。

不过,人们该如何评定这种财政状况下滑呢?一种办法是从历史上看。IMF预计,2007至2014年间,危机将使英国净公债与GDP的比例上升近50个百分点。之前具有可比性的只有战争时期。此次增幅较法国拿破仑战争或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时期要小一些,但不亚于、甚至高于18世纪的其它战争。

因而,现在是英国财政史上一个独一无二的时期。对美国则不尽然。美国债务比例升幅同样与大规模战争相当——低于二战,但高于美国内战与一战。但债务比例在和平时期大幅上升,这在美国并非首次。第一次出现在1981年至1992年共和党执政时期。他们就在那段时期发现了供给学派(Supply-side economics)。

尽管两国债务比例的增幅都很大,但从历史上看,预期2014年将会达到的债务水平并不罕见,尤其是在英国——该国公共部门净债务与GDP的比例曾两次接近250%。对于美国而言,债务水平似乎可能与以往的最高水平相当。不过,以往那些最高水平并未造成无法克服的问题。在19世纪,两国都圆满地摆脱了债务,物价保持了稳定。到20世纪下半叶,他们再一次获得成功,不过,当时的通胀也起到了一定帮助。

这并不出人意料。假定实际利率为2.5%,那么与GDP等量的债务负担的实际偿债成本,仅为GDP的2.5%,几乎是小菜一碟。再假定趋势增长率与实际利率相等(一个并非不合理的假定),那么实现债务稳定的必要条件就是主要预算平衡(即支付利息之前)。而这同样几乎不会产生破坏性后果。

那么问题是什么呢?那就是,人们可能不再相信政府最终能控制住赤字。这种怀疑至少有两点理由。首先,战争会自然终结,和平时期的赤字则不会。其次,在战争结束时削减赤字很容易,在和平时期却很难:每一分钱的背后都有游说集团的影子。

仅仅承诺削减赤字缺乏可信度。使情况更加糟糕的是调整力度。IMF宣称,2010年,美国结构性的主要财政赤字将为GDP的3.7%,英国为7.8%。后者是G7成员国中最高的,其中日本与之最为接近,为6.9%。

IMF还假定,到2030年,有必要将债务比例降至GDP的60%,以留出应对新冲击的空间。该机构总结道,美国财政紧缩的幅度应为GDP的8.8%,而英国为可观的12.8%。其它发达国家已进行了此类改变,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的爱尔兰,以及90年代的丹麦、芬兰和瑞典。但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除非哪个国家能够依赖出口快速拉动增长。这些数字令英国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已保住稳定的宣言成了无稽之谈。这几乎不会是英国未来的景象。

唉,不能对可信度想当然。信用违约互换(CDS)市场的表现就说明了这一点:CDS与英国国债的息差再一次升至70个基点。我猜测,评级机构没有下调英国评级的原因可能是,假如他们这样做了,从逻辑上讲,他们也不得不下调美国的评级。会有哪家机构希望到美国国会作证呢?

不过,即使财政救生索并非无限长,当下大幅削减赤字也会是错误的。这极有可能将经济拉回衰退,就像上世纪90年代在日本发生的情况一样。此外,其后果有可能还包括各央行加大定量宽松及信贷放松的力度。但由于许多投资者(相当错误地)自视为通胀上升的预言者,这些政策同样可能削弱可信度,尤其是货币的可信度。

那么我们该做些什么呢?我完全赞同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本周在伦敦发表的言论:全面退出宽松政策“仍为时尚早”。这也适用于英国和美国。人们需要的,是可信的财政机构和等到(并只有等到)私人部门支出复苏时会自动实施的紧缩措施的路线图。目前应该做的事情包括,让未来的福利支出(例如公共部门养老金支出)走上可持续道路。简言之,就是要建立一套可信的长期收紧机制,能够自动对复苏做出回应。

不过,我们也无法逃避“难以忽视的真相”。英国和美国都不像人们过去以为的那样富裕。有诸多损失需要分担,其中大部分将落到公共支出或税收上,或两者皆有。一旦事态明显表明,这两个国家都无法战胜挑战,财政危机就在所难免。这将只是个时间问题。

* 《这次不同》(This Time is Different),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

** 《公共财政的状况》(The State of Public Finances),2009年11月,www.imf.org

译者/陈云飞

  评论这张
 
阅读(134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