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冷战胜利仅仅是个开端  

2009-11-17 10:1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危机是一种庆祝周年纪念日的奇特方式。”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首席经济学家艾瑞克?博格洛夫(Erik Berglof)如此语带嘲讽地评价*。不过,我们从那些20年前脱离共产主义的国家中看到的就是危机。这是否说明,资本主义已经步共产主义后尘,也失败了呢?简单地说:“没有”。一些转型期国家陷于危机,但转型本身并没有。同样的论断也适用于别处:资本主义国家身陷危机,但资本主义本身并没有。但改革是必要的。自由民主体制和市场经济的特长就是有能力改革和适应。它们以前曾展露过这些才能,现在,它们必须再一次这样做。

对于那些像我一样在二战结束后不久出生的人而言,冷战是我们这辈子统领一切的理论与政治较量。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千禧年政治的灾难性时代和理性计划经济的妄想都得以终结。民主体制带来的自由和市场带来的繁荣最终获胜。但是,对于共产主义能够平静地退场,而没有掀起惊涛骇浪,我们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

不过,在2009年回首这一切令人清醒。一年前,资本主义几乎冲出了悬崖。各国政府竭尽全力,才将它拉回正轨。英国央行(BoE)的皮耶尔乔治?亚历山德里(Piergiorgio Alessandri)和安德鲁?霍尔丹(Andrew Haldane)在一篇出色的新论文中表示**,全球为纾困银行而进行的政府干预总额高达14万亿美元。这简直是国家社会主义。

那么,对于那些20年前脱离社会主义的国家而言,本轮危机意味着什么呢?对于整个世界呢?

在前者看来,这意味着产出的大幅下降。EBRD的数据显示,2009年,转型期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平均下降6.2%。不同国家的降幅差别很大:立陶宛下降18.4%,拉脱维亚为16.0%,乌克兰为14.0%,爱沙尼亚为13.2%——这四国的表现相当糟糕;而斯洛文尼亚为7.8%,匈牙利为6.5%,斯洛伐克为6.0%,捷克为4.3%。预计波兰经济今年将出现1.3%的增长。EBRD表示,总体而言,“产出下降的幅度与危机前的信贷繁荣和外债有关”。信贷泡沫的破灭是痛苦的。

这些数字是真实而令人忧虑的,但必须放到大背景下分析。首先,苏联解体后,许多转型期国家的产出最初都几乎无可避免地骤降,但随后都经历了大幅增长。波兰的表现尤其出色。总的来说,成功的国家是那些改革态度最认真的,其次,也许令人意外的是,转型期国家的改革方向很少逆转。正如EBRD报告指出的,“2008年初以来的政府更迭,要么在改革立场方面没有带来变化,要么带来有利于改革派政党的变化”。在更广的层面上,这与当今新兴世界的情况并无二致。很明显,目前并没有其它可信的经济模型。民粹冒险主义看起来也不具吸引力。

在世界经济的复苏势头开始增强之际,苏联帝国解体之后的伟大成就——大半个欧洲实现一体化,以及自由的潮流逼近俄罗斯边境(如果还没有越过边境的话)——仍然完好无损。

但危机也提供了重要的教训。哲学家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提出了正确的解决办法。他指出,旨在改良特定弊病的“零打碎敲的社会工程”与旨在彻底改变社会的“乌托邦社会工程”是两回事——在实践中,后一种目标“只会导致用暴力代替理智”。

在尝试任何疗法之前,改革者都必须认清病因。就本轮危机而言,失灵并不在于整个市场体系有问题,而更多地要归咎于全球金融及货币体系的缺陷。其中一些失灵是不可避免的。未来在本质上是不确定的。人们以后还会犯重大错误。当主流范式鼓励人们过度冒险时,调整可能会非常无情。当冒险涉及金融业动用自己的资产负债表大举提高杠杆率时,调整就有可能意味着金融中介体系和整个经济的崩溃。历史告诉我们,如果不设法防止崩溃,后果可能会是戏剧性的。

幸运的是,各国政府和央行已经汲取了上世纪30年代的教训,并正确地决定防止金融体系和经济崩溃。这就是正确的“零打碎敲的社会工程”。同样,各方也付出了巨大努力,救助受危机重创的中东欧国家。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盟(EU)为已接受IMF计划的东欧四国提供的资助,相当于这些国家GDP的4%至6%,甚至更多。

眼下,要想彻底摆脱危机,就必须拿出类似的务实态度。这将要求大幅调整全球需求的平衡,还需要进一步改革。对于转型期国家而言,逆转金融一体化很可能代价高昂,也没有必要。相反,改革的主要目标必须是:未来增强经济的抗冲击能力,并抑制信贷过度增长。

同样,从全球层面上讲,金融及货币体系必须进行彻底改革。坦率地说,银行体系对纳税人的愚弄到了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必须结束这一切,办法有两种:银行业必须要么经受市场的淘汰;要么接受政府严格监管。同样,在制定监管及货币政策时,抑制巨大的信贷泡沫必须是考虑因素之一。最后,全球货币体系对于某一过度负债的超级强国的货币的依赖,是既不可取,也无法维系的。

周年纪念日是检讨自我的良机。苏联共产主义的垮台是一个荣耀的时刻,现在仍然如此,尽管一路上犯过各种错误,也有过失望。但这次危机让我们看到了欣快的资本主义的缺陷。当下,资本主义不会像共产主义那样消亡。但自由民主体制的标志本领是学习和适应。我们从20世纪30年代汲取了教训,现在,我们必须汲取21世纪头十年的教训。

* 2009年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转型报告》(Transition Report) www.ebrd.com/pubs/econo/tr09.htm

** 《Banking on the State》 www.bankofengland.co.uk

译者/何黎

  评论这张
 
阅读(120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