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私人部门行为对财政稳定至关重要  

2009-11-10 09:2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要想弄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就必须了解自己曾到过哪里。如果我们想避免许多政府目前面临的巨额财政赤字,就更应该如此。这些赤字并非政府愚蠢的结果,它们主要是私人部门行为产生的后果和回应。我们不应忽视这种关联。

国内储蓄和投资之间的差额,与经常账户收支差额相等(与资本账户收支差额呈反向关系)。反过来,国内储蓄和投资可以在私人部门和政府之间进行分配。私人部门、政府和外汇收支差额的总和必须为零。但人们也许仍会问一问它们之间的关系,特别是,是什么行为推使经济活动呈现出当前的形式和活动水平。在本轮危机中,问这样的问题尤其发人深省。

在图表中,我对主要的高收入国家进行了分析,其中加入了西班牙和爱尔兰,因为本世纪的“信贷大泡沫”令两国都深受影响。我们首先看看危机爆发前一年——2006年。那一年,德国和日本这两个盈余国家私人部门的盈余几乎占到本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法国和意大利的私人部门也有少量盈余。而英国、美国、爱尔兰和西班牙的私人部门则出现了高额赤字,尤其后两者的赤字水平高得惊人。

在日本和德国,私人部门的盈余部分为政府赤字所吸收,部分作为资本外流至海外。后一点在德国体现得尤为明显。在法国,政府几乎消化了全部的私人部门盈余。在英美两国,大量外资流入抵消了私人部门和财政赤字。而在爱尔兰和西班牙,私人部门的部分赤字为看似稳健的财政状况——事实证明只是一种假象——所抵消。但同样,还有很大一部分资金来自海外。

让我们快进到对受到危机重创的2009年的最新预测。如今,人人都变成了德国人!各国私人部门均出现了巨额盈余。资产价格下跌、金融体系分崩离析、产出直线下降,这一切已促使私人部门增加储蓄,减少投资。预计美国、英国和爱尔兰的私人部门盈余将几乎占到GDP的10%,甚至高过了德国。目前,这三国的私人部门几乎提供了填补巨额国内财政赤字必需的全部储蓄。与此同时,正如人们在全球陷入衰退时会预料到的那样,外部收支平衡状况一直也很棘手。

在我们观察2006年至2009年间的变化时,外部收支平衡状况的规模变得清晰起来。在西班牙和爱尔兰,私人部门收支(即储蓄和投资)差额的变化接近GDP的17%,在美国和英国,这一比例分别为14%和10%。但在日本、法国、意大利和德国等非泡沫国家,私人部门收支差额的变化非常小。德国甚至出现了盈余下降的趋势。后泡沫国家的经常账户赤字均略有减少。但这些国家抵消私人部门收支差额变化的主要手段,是靠政府财政。随着私人部门大举转向盈余,政府财政也大规模转向赤字。但在德国,财政余额的恶化纯粹是抵消经常账户盈余减少的一种手段。日本、法国和意大利的情况介乎于后泡沫国家和德国之间。

我们该如些解释这些现象?一些人认为,后泡沫国家私人部门收支差额的变化,是由财政赤字引起的,要么是由于“李嘉图等价定理”(Ricardian equivalence),即认为人们增加储蓄,是对赤字增加的回应;要么是由于赤字带来的支出“挤出效应”。但这两种论证均无法令人信服。

对于第一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周二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财政赤字大幅攀升与政府刻意采取的刺激性措施关联不大。更主要的原因是预料之外的财政状况的结构性恶化,或者是经济周期。此外,如指数挂钩政府债券所显示的那样,实际利率水平非常低——美国为1.4%,英国则不足1%。这与挤出效应的说法并不相符。

换言之,财政状况的恶化,是私人部门削减支出的结果,而非起因。毫不奇怪,在私人部门支出降幅最大的国家——即后泡沫经济体——财政状况的恶化也最为严重。

当然,当危机袭来时,各国政府可以选择收紧财政。这种做法只会将经济衰退转变成经济萧条。其结果是,它们还会将部分结构性财政赤字转变为周期性赤字。这很可能会减少私人部门盈余,但只能靠以比破坏支出更快的速度,摧毁私人部门收入。这会是一个令人震惊的错误。在像现如今这样私人部门被逼得缩紧开支的世界里,政府必须阻止这种行为,而不是支持。

那么,重现财政健康的方式是什么——尤其是在赤字最严重的国家?答案就在图表当中:国内私人部门支出的反弹,必须在一定程度上与净出口大幅增长(资本净流入因此出现下降)相结合。如果复苏主要来自前者,我们将看到早些时候私人部门赤字的回归。但这几乎肯定意味着杠杆率再次急剧上升。因此,这会造成调整的延迟,更糟糕的是,还会出现新的泡沫。另一种情况是净出口的大幅增长。但这同样意味着,其它地方的支出相对于收入出现增长。许多人担心,这可能也意味着新的泡沫。

不过,最关键的一点是,讨论减少高额财政赤字时,却不考虑私人和外贸部门抵消调整的本质,这是愚蠢的做法。一些调整措施是可取的,但另一些则极其危险。

让我们记住目标:实现健康的财政状况,保持高水平产出,同时将私人部门支出和对外收支平衡维持在可持续的水平。很明显,在本轮异常严重的危机前夕,许多国家都未能做到这点。到目前为止,我几乎看不到什么迹象,能证明我们在走出危机的道路上会表现得更出色。

译者/陈云飞

  评论这张
 
阅读(237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