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脱钩论”已到梦醒时分  

2008-10-24 13:1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点击查看原文

美国仍然具有令全球经济陷入混乱的能力,至少从上世纪20年代起,它就具备了这种能力。因此,高收入国家去杠杆化和新兴经济体增长势头之间的角力,最终将以前者取得决定性胜利而告终。唉!

但这也不全然是坏事:通胀压力正迅速减轻。但尽管如此,这掩盖了更多的坏消息。分崩离析的金融体系将减弱货币放松对经济的传导作用,这将使得即将来临的经济放缓持续很长时间。尽管各方采取的果断行动将金融体系从近期“心脏病突发”中拯救了过来,但“病人”仍然很虚弱。

2007年,全球经济(以市场汇率计算)实际增长率为3.7%。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预计,今年的全球经济增长率为2.7%,而明年仅为1.9%。该机构预计,高收入国家的经济明年将陷入停滞,而新兴经济体预计将增长6.1%。这一速度看起来很快。但与7月份的预期相比,已下降了0.6%,远低于2007年8%的经济增长和对2008年仍能实现6.9%增长的预期。

令人惊喜的是,预计非洲经济明年将增长6%。根据预测,发展中亚洲国家仍将领跑全球,经济增长率高达7.7%:其中中国为9.3%,而印度将降至6.9%。与此同时,预计中、东欧经济明年将仅增长3.4%,而西半球的增速甚至更为缓慢,仅为3.2%。

作出上述预测之际,9、10月份最严重的金融冲击尚未爆发。英国央行(BoE)行长默文?金(Mervyn King)在21日晚间的一篇讲话中表示:“需要采取激进行动,以确保银行业体系的得以生存下来。”*实际上,各国政府感到有必要向其金融体系注入如此巨额的新资金,这本身就说明了危机的严重程度。

近期发布的美国零售业、新屋开工数、工业产出和消费者信心方面的数据显示,美国经济正陷入衰退。其它几个发达国家也面临着类似的困境,尤其是英国。

想一想压在这些国家肩头的沉重负担吧。1980年至2007年间,美国财政债务总额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衡量该部门负债状况的一项标准——从21%跃升至116%。其结果是,经济命脉中如今充斥着坏账。

此外,尽管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政府致力于挽救核心的银行业体系,但随着融资逐渐枯竭,金融资产不可避免被强行出售,并出现更多的破产事件,包括对冲基金部门在内的非银行金融体系似乎注定要崩盘。

这就是那种委婉的说法“去杠杆化”(deleveraging)背后的现实。除非私人坏账被移至公共部门的资产负债表上,否则上述情况便会以大规模破产的形式出现。“债务毁灭”(Debt destruction)是一种更好听的说法。在美国和其它地区,资产价格(尤其是房价)也在继续下挫。谁会借钱来购买这些资产?除非这些资产得到大量资本金担保的保护,否则哪家放贷机构会同意将其用作抵押品?信贷机制已经崩溃。当风险较高的信贷息差急剧窜升时(见文末图表),只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银行都无法轻易借到钱,就没有谁能借到了。

此外,人们应记住,美国家庭近年来支出占收入的比例一直高得异乎寻常,负债水平也格外高。随着极需信贷的家庭减少消费,那些遭受巨额损失的人们增加储蓄,这种情况也将发生改变。

简而言之,近期银行业危机最糟糕的后果——一场萧条——业已避免。不过,被RGE Monitor创始人、超级悲观人士鲁里埃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称之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杠杆资产泡沫和信贷泡沫”破灭的影响,正给实体经济造成越来越猛烈的冲击。**

凡事有弊则有利:IMF又有事可做了,该机构已经在为冰岛、巴基斯坦和乌克兰提供帮助。遇到问题的国家还包括保加利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土耳其。虽然中国和印度抗危机冲击的能力似乎相当强,但即使是这两个国家,也将受到负面影响。近年来,投资和净出口占中国需求增量的近四分之三。两者都将因本轮危机而减速——对净出口的影响较为直接,而对投资则是间接影响。尽管中国政府有办法(通过财政措施)来抵消需求日益疲软的影响,其力度可能太小,且动手太晚。

新兴经济体不会“脱钩”。这并不令人惊讶:按市价计算,美国和欧盟(EU)占全球产出的54%。再加上日本,它们所占的比例高达62%。这些国家经济的大幅放缓,必将给世界其它地区造成巨大的影响。不过,一些新兴经济体应仍能维持较为迅速的增长。

经济放缓和金融危机已降低了大宗商品价格,不过其目前水平仍相对较高(见图表)。IMF已预测,高收入国家明年的消费者价格通胀为2%。这种下降对大宗商品出口商而言是件坏事,但这将推动政府对官方利率进行所需的调降。尽管降息的影响将较为有限,但仍将有所帮助。

然而,在当前形势下,只靠货币政策是不够的。这是一种符合凯恩斯理论的局势,因而需要凯恩斯主义的“药方”。最终预算赤字将升至以前被认为不可想象的水平,那又何妨。

必须采取另外两项措施。首先,完善对破产家庭进行债务重组的程序。其次,为IMF对发展中经济体的低限制性纾困计划提供充足的资金。眼下,IMF的流动性格外充沛。但随着局势变得更糟,这种情况很可能不会就会改变。

目前(和将来)面临的挑战,是如何确保本来或许成为一场真正的经济萧条的事件,最终只是让受影响最大的高收入国家出现轻微的衰退,而新兴经济体则只经受温和的放缓。在防止几个发达国家的金融体系崩溃方面,各方已采取了足够的措施。如果必要的话,还须采取更多的举措。然而,全球经济仍有可能步入长期、严重的放缓。我们需要采取坚决的行动来限制这些影响,这仍是眼下面临的政策挑战。

*www.bankofengland.co.uk

**2008年10月17日,www.rgemonitor.com

译者/陈云飞

“脱钩论”已到梦醒时分 - 马丁-沃尔夫 -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查看原文地址:http://www.ftchinese.com/cpa_rde.php?ccode=2G080123&pageurl=story.php%3Fstoryid%3D001022676

  评论这张
 
阅读(495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