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金融体系的危机  

2008-10-15 18:0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是戏剧性的时刻。截至本周一,华尔街五大投行中的三家——贝尔斯登(Bear Stearns)、雷曼(Lehman)和美林(Merrill Lynch)——已不再是独立实体。美国国际集团(AIG)陷入了严重困境。直到最近还被称作美丽新事物的美国金融体系正在我们眼前消失。

过去几周,三件事帮助我认清了这场危机。首先,我重读了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的大作《Stabilizing an Unstable Economy》。其次,我与尊敬的同事和朋友约翰?凯(John Kay)一起讨论了监管的未来。*最后,本周一,我在维也纳举行的Swift International Banking Operations Seminar上主持了一个关于这场危机的会议。

后一场讨论围绕4个问题进行。出了什么问题?最糟糕的时期是否已经过去?金融机构的教训是什么?政府的教训又是什么?以下是我目前对这些问题的回答。

出了什么问题?答案很简单:明斯基是对的。长期的快速增长、低通胀、低利率和宏观经济稳定滋生出自满情绪和承担风险的更强意愿。稳定会带来不稳定。和以往一样,创新——证券化和表外融资等等——在这个故事中占据了很大篇幅。正如明斯基所警告的那样,过度信任没有监管的市场是一个陷阱。

这是美国过去10年所经历的浪子历程。但它并不孤独。股市和房地产价格泡沫也影响到欧洲部分国家。不过,这对于英国尤为重要。

最糟糕的时期现在是否已经过去?当然没有。解决如此大规模的过度需要4个重大过程:膨胀的资产价格回落至可持续的水平;私营行业去杠杆化;认可金融业由此出现的损失;向金融体系注资。让这一切变得更糟的是,随着信贷收缩以及财富减少,私营领域需求将垮塌。

这些过程都远未结束。一些过程才刚刚开始。特别是,房地产价格仍在下跌,甚至在美国。类似的是,实体经济的调整(尤其是美国和英国家庭储蓄率不可避免的上升)还处于初期。就连信息闭塞的人也知道结果有多么不稳定,因此恐惧在蔓延。银行间贷款相对于预期官方利率的高利差就证明了这点。

尚未解决的最大问题是,是否需要政府牵头对资金不足的金融体系纾困。目前看来,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在当今世界,政府有4种方法援救这类受危机冲击的经济:通过央行提供慷慨的最后贷款者流动性;实行巨额财政赤字,以抵消私营行业转向财务盈余的影响;用公共债务取代私人债务,以向资金不足的金融体系注资(通常先进行彻底的国有化);通过通货膨胀侵蚀私人(和公共)债务的价值。如今这些都有可能,唉!甚至包括最后一个。

那么,金融机构的教训是什么呢?亡羊补牢。例如,国际金融学院(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就金融行业应当采取的措施(或者,更好的是,本应采取的措施)撰写了一份精彩的报告。**

报告恰当地将目标指向风险管理(这是场灾难)、报酬(异常不负责任)、放款加转销(originate-and-distribute)模式(充斥着不负责任和欺诈)等等问题。毫无疑问,在一段时间内,受到危机伤害的人会认真考虑这些建议。但多年后——20年,如果我们幸运的话,如果政府控制住了危机的影响,不到10年——它将成为古老的历史。在解除了监管的金融体系中,危机不可避免,就像地质断裂带上的地震一样。只是时间不能确定。

最后,它对政府有什么启示?这个问题可分为两方面:如何对长期监管进行调整;它们手头现在有多少危机工具可以用。

约翰?凯主张,监管必须受到约束。他的论点基于两个命题:首先,支付体系是核心金融公用事业;其次,监管者无法成功预言大型机构的决定——与监管者相比,这些机构的职员待遇更高,更有动力。

他提出,政府甚至不应装作能稳定金融体系。相反,他们必须设法“将金融不稳定的后果与实体经济隔离开来”。他认为,后者可以通过为小额存款提供保险来实现,为银行创建一套特别决议制度,使存款保险计划成为首选债权人。

我认为,约翰的观点既吸引人又不切合实际。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说明了它为什么不切合实际:在现代经济里,政府正确地将金融中介和保险定义为基本公用事业。另一个理由是,保护实体经济不受信贷体系崩溃的影响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政府不能做出可信的承诺:不再插手金融崩溃。这是至少一百年来的金融史给我们的教训。

唉!加强监管是不可避免的,即使它注定有缺陷。政府必须采取两个步骤。

其一,寻求通过简单的规定来改善整个体系的运作。显而易见的办法是反周期性资本要求。

更具争议的另一个步骤是改变监管心理,不要假设金融机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特别是,必须更多关注各个机构也许看似理性的行为,如果所有机构同时采取这种行为,它就不可能是理性的。比如说,由于价格只会上涨,于是几乎未经评估,就为房产发放全额贷款,从而为房价泡沫提供了资金。

然而,政府如今还必须自问,当危机结束后,他们目前的所作所为是否会令整个体系更加安全。根据这些标准,不拯救雷曼的决定似乎是正确的。但它同样有风险,因为我们必须度过危机。让我们希望,这项决定能解决部分问题,而不会加剧我们面临的挑战。我现在对这种良性结果可没把握。

* http://podcast.ft.com;

** 《国际金融学院委员会关于市场最佳实践的最终报告》(Final Report of the IIF Committee on Market Best Practices),www.iif.com

译者/梁艳裳、陈云飞

 

查看原文链接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