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全球失衡和中国国际经济关系中即将面临的危机  

2008-12-15 13:5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商主义的局限:全球失衡和中国国际经济关系中即将面临的危机

中国在过去三十年间的崛起,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最重大的经济及政治事件。然而,这也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不仅是在中国,也在全球其它地区。2000年以来,这些压力体现在两个方面:中国的资源密集型增长对于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影响;以及中国日益增长的经常账户盈余对于全球失衡的影响。目前,后一种影响更为重要。

2004年至2007年期间,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在其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的比例从3.6%激增至11.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今年的这一比例将为9.5%。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从2004年的687亿美元,增至2007年的3718亿美元,中国从而成为全球最大的盈余国家。实际上,那一年中国的盈余为排名紧随其后的德国和日本总盈余的80%。以占GDP的比例衡量,2007年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水平也高于德国(7.6%)和日本(4.8%)。近年来,没有哪个大国经常账户盈余在其GDP中所占的比例达到中国的水平。

与上述经常账户盈余相对应的,主要是外汇储备的累积。而这也是设定汇率目标的副产品。2004年1月至2007年12月间,中国的外汇储备增长了1.113万亿美元。简言之,中国使8510亿美元的经常账户盈余和2620亿美元的净私人资本流入重新进入了外汇储备之中。截至2008年9月,中国的外汇储备达到了1.906万亿美元。以当时水平计,这占到了全球总体水平的27%,无疑位居全球首位。而外汇储备名列全球第二的日本,其规模仅为中国的一半。

中国的目标是推动出口增长,同时,通过将汇率维持在低位,以外汇储备的形式累积“财富”。无疑,后者的部分动机是为了给源自外部的混乱购买保险。不过,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对于世界和中国而言,这种重商主义政策都是错误的。

对于世界而言,这是一种错误的政策,因为就其定义来讲,盈余必须由其它地区的赤字来冲抵,而目前看来这些赤字是不可持续的。 更确切的说,这些盈余必须由赤字来冲抵。然而,实践证明,要有效消化这种巨额盈余,对于全球其它地区而言是极其困难的。在全球层面上,这些盈余大多是靠少数高收入国家的家庭过度支出来消化的。例如,在2007年,全球70%的经常账户赤字仅来自于4个国家——美国、英国、西班牙和澳大利亚。在这四个国家,巨大的住宅泡沫使得家庭大举借债,而事实证明,这种做法是不可持续的。家庭负债的大规模累积导致了巨大的金融危机,目前这种危机正在全球范围内蔓延。

2007年,这种盈余总计1.74万亿美元,而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2008年可能超过2万亿美元,而目前,已没有私人部门的借方愿意(且具备足够的信誉)来抵消这种盈余。这些盈余中,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石油出口国。2007年的这部分盈余为4800亿美元,而在2008年可能高达8000亿美元。如果油价维持在目前的水平,明年的这一数字将大幅下降。无论如何,对于那些凭借一种资源有限的大宗商品大发横财的国家来说,储存大量的收入都是合理的。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中国、德国和日本等许多严重依赖石油进口的国家——人们可能觉得,在石油盈余不断飙升之际,它们本该出现大量的经常账户赤字——却一直实现了经常账户盈余。以2007年为例,非石油出口国的经常账户总盈余达到了1.3万亿美元,其中中国占到了30%。这些非石油出口国盈余的实现,有效提高了其余石油进口国所需的支出规模。

 

事实证明,高收入国家的巨额家庭借贷在冲抵这些盈余方面的作用是不可持续的。那么,有什么替代方法呢?方法之一可能是高收入国家中高水平的企业投资。如今,随着经济衰退的加剧,企业部门将大幅减少、而非加大投资。因而,通过增加其他地方的需求来消化过度的储蓄,并非一种可行的方式。

于是只剩下了政府赤字。在那些结构性贸易逆差较大的国家,财政赤字正爆炸式地增长。但这种做法也是不可持续的。在某个时候,当一些国家的政府只提供较低的利率、而不提供针对货币风险的保护时,财富所有者将不愿累积越来越多的债务——即使是那些评级较高国家的债务。一种货币连带的债务危机可能带来迅速的通胀,即使是全球关键货币美元亦是如此。

重商主义政策也不利于中国,因为这会使中国变得更为贫穷,也更容易受到冲击。 这种政策使得中国过度依赖于出口,而在最近时间以来,过度依赖于净出口的增长。这使得中国这个大国在全球需求低迷之际变得非常脆弱。近年来,这种政策还推动了相对而言资金密集型的发展模式。此外,较高的实际利率水平能够挤压利润,并提高实际工资和消费水平。同样重要的是,外汇储备是一种非常糟糕的投资,给中国带来的实际回报是非常负面的。如今,(中国的)人均外汇储备约为1500美元,占GDP的50%,对于一个贫穷国家来说,这两个数字都是令人震惊的。这是一种浪费。将占GDP 10%以上的资金用于提高(公共和私人)消费,要比投资于低收益的富裕国家债务有意义得多。

首先,一项表面上致力于稳定的政策实际上是在影响稳定。这影响了国内的稳定,因为要对外汇储备的累积进行冲销,使得银行业体系和货币政策出现了扭曲。这也影响了国外的稳定,因为这迫使资本输入国陷入巨大的财政赤字,从长期角度来看,这甚至可能毁掉全球货币体系。这种做法不仅本身就是危险的,而且有可能造成巨大的保护主义压力。

不从这里出发,情况要好得多。正因如此,长期以来许多见多识广的观察家建议中国政府调整经济模式,改变对出口和经常账户盈余的过分依赖。目前,这种挑战要难以应付得多。但中国必须迎接这种挑战。这里的问题并非汇率政策本身。而是在国内更多地消化中国日益上升的产出,并尽可能地从生产供出口的产品,转向生产供应本土市场的产品。这种转变必须立刻进行,这既符合中国的利益,也符合世界的利益。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几乎可以肯定:将发生大规模的国际摩擦。

马丁?沃尔夫,2008年12月15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5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